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第二季:清河鱼馆 ( 第1一5章)



本帖最后由 ptc077 于 编辑



? ?第一章 韩国美妈的午夜高跟



              一、五花鱼肉



  「五花鱼肉,是用胖头鱼的肋岔肉,就是肚子两边的肉,切下来了竖着切成

片,跟带着皮的五花猪肉,切成了薄片,再放上葱姜蒜各种调料,放到大锅里文

火慢炖胖头鱼的肉嫩又结实,不好炖进去作料味,肋岔肉的肉薄且嫩,容易能

炖进去作料味,还是只有大刺没有小鱼刺。猪肉肥膘多油腻,但带着皮和瘦肉的

五花肉,不是那幺太油腻,放汤里长时间炖,油水还都进汤里去了。这样把胖头

鱼的肋岔肉,跟切成片的五花猪肉,放一块炖,肉的味进鱼里了,鱼的味进肉里

了,猪肉哏啾不腻了,鱼肉更香不腥了,关键猪肉和鱼肉的香味、营养,都进汤

里边去了,总之是又解馋又营养。」



  「鲶鱼皮冻,是用鲶鱼和肉皮炖出来的。鲶鱼就一根大刺没小刺,等把鱼炖

烂糊了,把鱼头、鱼刺挑出去,剩下的就全是鱼肉了,然后按盘子盛出锅,趁热

洒上青葱、香菜,现在这个时候放冰箱里,打开保鲜温度,晾凉了就是鱼肉皮冻

了,既是喝酒的凉菜儿,也是解馋的实惠菜。」



  「河蚌酱豆,是先把河蚌的肉煮熟了,再切成小块,放上油拿大酱煎一下,

然后分开盛大碗里,把炒熟的黄豆倒到碗里,再拿个大碗扣上一闷。这样河蚌肉

和豆,都是又哏啾又好吃啦,就着下饭合适,就着喝酒也合适。哎呦,您几位先

喝着啊,那桌又有人叫我了……」



  我想了个给社区里的孩子们发烤鱼的歪招,破除了被「扶不起一族」们造的

谣言,「清河鱼馆」的生意迅速好到了排队等座的火爆。



? ? 遭黑社会偷袭群殴的伤基本好了,关键遭黑社会偷袭的气出了一半,我暂时

专心经营起了「清河鱼馆」。



  今天晚上天刚擦黑,来吃饭、喝酒的便坐满了,我和马文、马力忙得脚打后

脑勺。



  我会做的河鱼菜,是跟前女友九级厨师的老爸学的,虽跟我那位前準岳父叶

九成,只是学到了些皮毛,但做出的河鱼菜还是相当味美的,关键是别的饭店没

有。我在这一片住了十来年了,来吃饭吃饭、喝酒的人,熟不熟的基本上都见过。



  觉得我做的河鱼菜味道甚好,而且之前大多都没吃过,每一桌吃饭、喝酒的

人,都会叫我过去打听几句。店内、院里的二十余张桌子全坐满了,一会这桌的

人叫我过去问几句,一会那桌的人叫我过去聊几句,我挨张桌子来回跑了大半个

晚上,生意火了能挣到钱了自是很开心,可也忙得头晕目眩脑袋都大了。快到十

二点了,还有十来桌的人没走,但没有持续来的人了,我这才有了坐下抽根烟的

空闲。



  我一根烟还没抽完,一个外号郭老乐的人,拿着个老式饭盒来了小饭馆。这

个郭老乐,原来也是机械厂的职工,当年是在厂保卫科工作,天生乐观为人和善,

当年在厂子里人缘很好,跟我认识且挺熟的。五十多挂零的年纪,下岗后学的开

车,现在是开夜班出租的。



  老乐、老蔫、老根,都带个「老」字的三个词,以前是东北地区的热门词,

比如本山大叔演的小品、电视剧里的角色,老乐、老蔫、老根都叫过,形容的不

是年纪大或是长相老,是性格随和好说话但为人还很有个性的意思。



  「小赵师傅,忙着哪!」郭老乐跟我打了声招呼,揭开老式铝制饭盒的盖,

里面装了半盒白米饭。「半夜回来吃饭,家里光有饭没菜了,小赵师傅,有那个

实惠点的菜儿没,差不多的整点儿就行!」



  郭老乐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正在读大学,儿子还在读高中,媳妇身体

不是太好,负担很重挣的不多,只能是对自己能省就能。下岗职工的各种辛酸,

我自是非常有体会。



? ? 接过郭老乐的老式饭盒,走到后厨倒了里面的半盒米饭,盛了满满一饭盒的

「鱼肉水饺」,拿过两个大牛皮纸袋,装了两牛皮袋的「狗虾花生米」,一併拎

走出了后厨,把饭盒和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郭老乐。



  「狗虾花生米」,是淡水生的那种狗虾,放上五香调料煮熟了之后,在太阳

底下暴晒一个晌午,虾皮晒到了脆干,虾肉晒到半干,淡水生狗虾的虾皮、虾壳

很硬,这样既能让虾皮、虾肉分离开,且能让虾头、虾尾断开。也不一定非是淡

水生的狗虾,其他个头较大的虾也能这幺做。吃的时候轻轻一撚虾皮就掉了,跟

吃五香花生米一样,当然也可以带着皮吃,半干的虾肉吃起来很有嚼头,类似吃

鱿鱼丝的感觉,既可以当做下酒菜,也可以当零食吃。



  我是这两天才做的「狗虾花生米」,是专卖给社区里的孩子们当零食吃的,

是通过讨好人家孩子们,破除谣言让生意好起来的,不能生意好了就把人家孩子

们给忘了。等于是半卖白送的,用来装「狗虾花生米」的牛皮纸袋,也是这两天

跟马文、马力一块糊的。



  「哎呀呀,小赵师傅,你这客气啥啊!」见我装了一饭盒的水饺,还给了他

一大袋熟河虾,郭老乐并没客气接了过去,马上腾出一只手去掏钱,「小赵师傅,

咱十多年的老熟人了,你啥意思我心里明白,千万别说不让给钱啊。你这也不容

易,我的钱你不要,别人来了你就不好说话了,来吃饭的又都是熟人,长此以往

买卖就不好干了。」



  「郭大叔,这回您不用给钱了,但我不是让您白吃的,有点事儿要去趟『佳

园新村』,想让您开车送我一趟!」我挡住了郭老乐要掏钱的手,扭头对饭店里

面大声喊道,「马文,我有点事儿。先回去了啊,你们哥俩再盯会儿吧!」马文

大声回应了一声,我拽着郭老乐走出了小饭馆。



  被我拽着走出了小饭馆,郭老乐掏出钱强塞给了我。「小赵师傅,我个破开

出租的没啥本事,可你叫我声儿叔,去趟『佳园新村』,三、两分钟的道儿,言

语一声儿就行了呗,你跟叔整这个干啥啊?」



  我把钱塞回了郭老乐的兜里,「行啦,郭大叔!您家啥情况,我还不知道啊?

这都出来了,您就别跟我客气啦,那样才真是见外了呢!」我拽着郭老乐继续向

前走着,晃了晃手里的另个牛纸袋,「是这幺回事儿,钱晓伟,晚上给我打电话,

让我上他家去一趟,晚上太忙没倒出功夫儿,他找我十有八九也没啥好事儿,可

他是我师傅的儿砸,再不想去也得去一趟。」



  「佳园新村」作为一个高档社区,在人员进出方面管理的很严。其实钱晓伟

今晚没找我,我是怕郭老乐问我,为什幺这幺晚来「佳园新村」,提前跟他信口

说了这幺个理由。郭老乐开车把我送到了社区正门前,我掏着手机下了计程车,

假装是打电话让钱晓伟出来接我,等郭老乐跟我说了一声开车离开了,我绕道了

一个僻静处翻墙跳进了社区。



  我深更半夜潜伏进了「佳园新村」,目的是为了进一步确定,正好是在一周

前,偷袭暴打了我一顿的那伙黑社会,究竟是不是王大兵、吴丹红、周晓童这一

伙。



              二、回来挖钱



  正好是在一周前的半夜里,偷袭我的几个黑社会,当时都蒙着脸,我一个也

没认出来。在遭到偷袭之前已预感到了,「佳园新村」成了我的是非之地,因此

莫名遭到了黑社会的群殴、威胁,肯定是跟前面在「佳园新村」遇到的人和事有

关。



? ? 于是遭偷袭的第二天晚上,我偷偷来了「佳园新村」暗查线索,看到了十余

年前坑得我被大学开除的姚鹏,跟王大兵、吴丹红、周晓童这三个黑老大,亲热

地在「佳园新村」外的一家韩都烧烤喝酒。



? ? 根据这一发现我自是很容易就推断到,偷袭我的那几个黑社会,十有八九是

王、吴、周的手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必然跟这个姚鹏有关,因为此前我跟王、

吴、週三人没什幺仇怨。



  只是推断并不能确定,本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试试的策略,七月十五「鬼节」

的那天晚上,我吓唬了王、吴、週三人一番,并趁机顺走了这仨黑老大的三个手

包。冤枉了好人咋办啊?嗨,就是搞错了,冤枉的也不是好人嘛。



  第一杆子已经打完了,是不是打错了人尚不确定,但枣确实是打下来了,今

天半夜里我又潜伏进了「佳园新村」,是来捡那天打下来的「枣」的。



? ? 王大兵的手包里,装了一支法国造短步枪,这仨黑老大的三个包里都有不少

钱,当时情况特殊不便细翻也不便带走,我是三个手包就地埋了起来。菜刀都实

名制了,从黑社会手里抢支枪,当然是不能拿回家玩去,可黑社会的钱也是钱嘛,

既然抢了不要白不要。



  翻墙跳进了「佳园新村」,假装是住在这个社区的,我嗑着「狗虾花生米」,

哼着歌溜达着走向了埋包的地方。走到了一条林间石板路,听到背后有细微的响

动,扭头一看,嗖地跑开了一条小黑影,没有看清楚是什幺,但应该是一只流浪

猫。猫都对鱼腥味都很敏感,我边走边嗑着「狗虾花生米」,一只流浪猫闻到味

跟在了后面,捡吃着我扔在地上的虾皮。



  「唉,这年头流浪猫在城里混,估计是比我还不容易!行啦,你也别捡我吃

剩下的皮了,我分给你点吃吧!」我抓了两把狗虾放到了地上,跑开的流浪猫没

有马上过来吃,但应该是没跑远躲在了附近,我指了指手里的牛皮纸袋,表示是

从我正吃着的河虾里抓出来的,随后继续走向了埋包的地方。



  我找到了地方挖出埋的三个手包,翻出里面的钱和一块手錶,钱挺多、表挺

沈,没顾得上仔细看,急忙都揣到了兜里,迅速又埋上了三个手包。剩下的东西

也不想回来拿了,我埋完了使劲踩了踩,哈着腰快速跑出了一段距离。见路边有

张休闲长椅,附近没有路灯光线较暗,刚才把挺多的钱胡乱塞到了三个兜里,还

得要翻墙跳出社区,我坐到长椅上掏出钱捋了起来,準备整理好了墙在翻墙离开。



  我整理好了钱塞到了一个裤兜里,看了看那块挺沈的表,没认出来是什幺牌

子,看到时间正好是午夜12点。把表揣到了另一侧的裤兜里,我正要从长椅上

站起来,见面前几十米远处的一栋楼,底层的一排车库,有一间门大开着,且车

库里面大亮着灯。



  刚才坐到这张长椅上时,连前面有一栋楼都没注意到,更没注意到有一间亮

着灯的车库,我连忙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朝这间亮着灯的车库内望了一眼,吓得

顿时冒出了一头冷汗。车库里面席地坐着了一个女人,低着头长髮垂下来挡住了

脸,不由地让人想起了贞子姐。不过仗着胆子仔细一看,我马上就不害怕了,因

为坐在车库里面的女人,是我的那位来自韩国的美妈学姐,全慧美。   



  我的这位慧美姐,大半夜的坐在了车库里,我看清了是她不害怕了,随即又

觉得颇为奇怪。不由自主地急忙跑了过去。



  「姐,你遇上啥愁事了,大半夜的,咋一个人坐车库里了?」



  「妈呀,你吓死我啦!」见我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全慧美一激灵从地上窜

了起来,拍打着胸脯吃惊地问道:「哥们儿,深更半夜的,你咋跑这来了?」



  我只好是信口胡编道:「啊,那天我好像告诉你了吧,我在这片住了十来年

了,最近开了个小饭馆,今晚是来你家在的社区,给人家送外卖来了,往外走看

你坐车库里呢,我赶紧就过来了。」



  「哦,我说那天你咋蹬个三轮车呢!」全慧美琢磨着沖我点了点头,又做了

个无奈的表情说:「那天我好像也告诉你了吧,我和你姐夫三年前又来了中国,

我是在咱大学当的老师。以前我和你姐夫是租房子住的,今年新学期开学前,咱

大学不是搬这片来了嘛,我和你姐夫就来这个社区买了套房子。房子买了,车库

也买了,本来车提前就定了,可因为前段天津大爆炸的事,车被烧了一时到不了。

咱大学还没开学呢,但快开学了,我已经上班了,天天都得打车。」



  指了指装修得很高档精美,却是空蕩蕩的车库,全慧美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 ? 「今晚我跟你姐夫,跟几个韩国老乡聚会去了,吃完饭你姐夫,跟他们打牌

去了,晚上不回来了,我打车回来了,家里的钥匙了在你姐夫身上,我回来时候

忘了跟他要了。前几天才装修的车库,车库的钥匙,我倒是带在身上了。」指了

指地上的两本时装杂事,「我只好暂时进了车库,给你姐夫打电话,他手机关机

了,好像是没电了吧,我还不知道他喝完酒去哪打牌了,所以我坐车库里正发愁

呢……」



  这位韩国美妈比我还是个吃货,说话间闻到了「狗虾花生米」的香味,抓过

去我手里的牛皮纸袋,「嗯,哥们儿,这是啥?」说着捏出一只虾放到嘴里,嚼

了几下马上又抓出来了一把,「哇,味儿太好了,不像是小龙虾,有点像鱿鱼丝,

但也不是鱿鱼……」



  上一次重逢见面时太匆忙了,没顾得聊十余年未见面的彼此情况,我先告诉

了这位韩国美妈,什幺是「狗虾花生米」,随后把离开大学后十余年里的事件,

简单地给全慧美介绍了一遍。如实说了离开大学后混得很惨澹,也说了最近开了

家「清河鱼馆」的事,但并没有说中间混过黑社会的事,更不会提两天前用「鬼

火」烧黑社会的事。



  吃着「狗虾花生米」,全慧美把她这十余年的情况,也简单地给我介绍了一

遍。最后吧嗒了几下嘴说:「哥们儿,你做的这个『狗虾花生米』,太好吃了,

别的菜肯定做的也好吃,明后天有空了,我得带着你姐夫,去你开的饭馆好好搓

一顿去!」沖我坏笑着一咧嘴,「嘿,今晚这个劲儿赶的,那天跟你见完面后的

这一周多,你姐夫天天在家了,好不容易你姐夫今晚不在家,还忘了带钥匙进不

去家了。」



  「唉,真是外国来的,太不了解我们中国了,钥匙没带,你找开锁的就行了

呗,三十块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至于愁成那样儿嘛!」我在心里面嘀咕着,沖全

慧美笑着点了点头说:「这幺点小事儿啊!姐,你不用发愁,我帮你开门去!」



  「哇塞,哥们儿!你还有这本事啊?真去要曹县刺杀过三胖儿啊?还是别干

了吧,三胖儿又闹了一场,不又认怂了嘛!」



  「刚才不跟你说了嘛,当年我提前『毕业』了后,进了工厂上班,拜了位八

级钳工的师傅,开锁也就顺带学会了……」



  我说着不由地打量向了全慧美,见她下身穿了一条黑色的紧腿七分裤,脚上

穿了一双黑色的韩版高跟鞋,本来就是诱惑至极的一双大长腿,在灯光下看上去

显得更加诱惑了,见此我马上又坏笑了着说:「不过吧,姐,大半夜的,我不能

白帮你开门吧!」



  「干什幺,你还要趁机,强姦良家妇女啊!」全慧美故作出惊恐害怕的表情,

从挎包里掏出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车库的门缓缓地降落了下来。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