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母親與兄妹的淫蕩日



本貼共獲得支持 X 1

  我最喜歡“暗戀”這個字彙,因爲女孩子的願望不就是希望這種“暗戀”能

夠和自己的幸福相連結在一起嗎?



  廣告上那個“幸福的女孩”是多麽的美麗啊!然而現實中的自己可以說是那

麽的悲慘可憐年輕的我如果這麽認爲的話,會被人認爲是「完全沒有夢想的女

人」,但是那種憧憬及夢想我在十年前就完全的喪失了。



  我的母親和我被那種非常不祥的命運所操縱。

  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北海道的冬天,因爲每個人都喜歡下雪,雪祭,那一片銀

白的世界。但是,寒冷卻鎖住了人們的心,我之所以不能放得開,可能是因爲出

生在北海道的緣故吧!



  我家是在S市郊外,和母親三人相依爲命,父親在我讀幼稚園的時候,因爲

車禍而去逝之後,就由母親獨自養育我,由於擁有廣大的土地,母親在附近的大

學旁邊蓋了一棟公寓,並且租給這些大學生,父親死後,我們就靠這些房租過活。



  從我懂事之後,由於從小沒有父親,心靈覺得很寂寞,所以個性上較爲孤僻,

學校老師的評語總是「老是躲在家里」、「神經質」、「不能交朋友」等字句雖

然母親常常告訴我要好好和男孩子相處,但是我卻是無法接受,而變成了發育較

一般女孩晚。



  只有一個哥哥我願意和他在一起,那是在小學六年級的春天,公寓住進來一

批新的大學生,其中一位叫做柳田,人長的瘦高,非常像母親,乾淨的臉孔,是

那種在東京出生有錢人家的少爺。



  柳田哥哥常常教我作功課,他不像學校的老師那樣老是一邊罵我,一邊要我

聽話,他很親切的握著我的手,然後教導我,使我覺得很快樂。



  「會嗎?葉妹妹說……」這就是柳田哥哥的口頭,連最頭痛的數學計算,只

要一聽到他這麽溫柔的話之後,我馬上就不會討厭數學計算。



  或許是我極爲渴望得到父愛吧!我常常和柳田哥哥一起嬉戲。



  事實上,母親在和某個男人分開之後,馬上就搬到S市來,因此才會和發生

交通事故自己的父親結婚,那名和母親分開的男人,就是柳田哥哥的父親。



  因此,柳田哥哥和我可說是同母異父的兄妹。



  會興建那棟公寓,多多少少有得到梆田哥哥父親的贊助,母親知道柳田哥哥

是自己的兒子,才要他來這兒住。



  只有我和柳田哥哥不知道這個秘密。



  自己的父毋親作出不道德的報應,感覺上是會降臨到我們兄妹身上,所以當

事後從毋親那兒聽到整個事情的經過時,我可是一點也不覺得驚訝。



  但是,那個時候也不知道母親的前科,只是一心一意的喜歡溫柔的柳田哥哥。



  這也是之後從母親那兒聽到的話,這個時候,才想起我們過去會有過可怕的

兄妹近親相奸的回憶。



  當然,對於毋親和柳田哥哥有著令人作嘔,猥亵的關系等事情,我的心里是

非常的不舒服。



  母親年輕的時候,在新宿的某家俱樂部當服務生時,和柳田哥哥父親相愛,

結果生下柳田哥哥。



  對方是有家世的男人,毋親只是身份低微的服務生。二人如果用古時候的字

語來形容,就最瞞著別人,偷偷的幽會。但是,結果還是難逃被迫分開的命運。



  即使是這樣,母親和柳田哥哥的父親也是過了七年甜蜜的生活。



  我常常將柳田哥哥當馬騎,在房內亂跳亂鬧,偶而也像小孩似的騎在他的肩

膀上面。



  「葉妹妹真是個小孩,如此的快樂嗎?」



  我很老實的告訴他我並不快樂的事,令他覺得很難過。



  但是,對於柳田哥哥我是什麽都會老實對他說。



  老實說,我就是喜歡他。



  班上那些早熟的女孩子都在說她們「喜歡某個男生」「想和某個男生親吻」,

但是我覺得很驕傲說因爲我心里很清楚知道「我喜歡大學生的柳田哥哥。」



  那個時候的我是暗戀著柳田哥哥,他不但人長得英俊,頭腦又好,要是我要

嫁人的話,一定要嫁給柳田哥哥……。



  因此,當柳田哥哥在大一的暑假要回東京去時,我是真的抽抽答答的哭泣起

來。



  好像他從此就不會回來似的,和失去父親當時的情形一般的悲傷。



  「葉妹妹不要爲難柳田哥哥,因爲他馬上就會回來的。」



  母親責罵我。



  「到了九月我就會馬上回來,葉妹妹要我替你買什麽禮物呢?」



  我回答不出來,我什麽都不要。



  「就買熊貓的布娃娃給你好了,」



  「……」



  我只是不斷的哭鬧,心中只是喊著「不要走嘛,不要走嘛!」



  八月結束時……。



  柳田哥哥回來了,他的男朋友和女朋友二人也跟他一起回來,說是他高中時

代的好朋友,好像是大家第一次計畫要去北海道旅行。



  我看到女孩時「哈」的一聲。



  因爲我馬上就想到可能是柳田哥哥的女朋友,很後悔沒有看清楚那女孩的面

孔。



  「葉妹妹,這位是xx先生,這位是xx小姐。對了這位葉妹妹是房東的千

金小姐,現在是小學六年級,我說在劄幌的女朋友指的就是這位葉妹妹。」



  柳田哥哥和他的朋友大家都笑了起來,母親也一起大聲的笑了起來。



  但是我卻緊閉住嘴巴之份的表露出自己的感情,或許當時應該突然說出「討

厭啦!」的話。



  但是,也害怕被母親責罵,心想反正女孩子遲早會回到東京,所以,一直保

持沈默。



  柳田哥哥的朋友回去那天的黃昏,由於還有很多暑假作業沒做,於是,我便

去柳田哥哥的房間找他。



  柳田哥哥正躺在滿是棉被且很肮髒的房內睡覺。



  啤酒瓶,以及喝完的威士忌杯子堆滿了屋內,第一次我了解男人房間那種獨

特的味道。



  「啊啊,葉妹妹……真對不起,請等一下,我將房內清理一下……」



  柳田哥哥以蹒跚的步伐開始整理棉被,一定是還留有一些酒,當他要將酒放

入壁櫥時,摔了一跤,整個人失去平衡,倒在我的面前。



  我和柳田哥哥在墊背下面如同是三明治般的被夾住。我對這突然而來的情形,

最初還很驚訝,一下子,我也覺得很奇怪而哈哈大笑起來。



  墊背壓的令我稍有些不舒服,這時,在一片漆黑當中,柳田哥哥親吻了我的

額頭。



  「葉妹妹。葉妹妹好可愛啊……:……。」



  柳田哥哥身上還留有一點酒味,於是便將身體移開。然後一直盯著我的臉看,

那充滿光輝異樣的眼神至今仍然令我無法忘記。



  我被那不知不覺緊抱住我的柳田哥哥的舉動給嚇了一跳。



  「你喜歡我嗎?」



  我沒有回答「嗯」,只是馬上點頭,因爲我的確是喜歡他。



  柳田哥哥親吻了我的嘴唇,我很清楚那是極爲的熱情。



  於是,他將手伸入我的裙子里面,我覺得很奇怪(我知道親吻,但是,爲什

麽要有這種動作呢。)要是女孩經過初潮的話,大概就能想像是怎麽一回事,但

是,當時並不了解道種事情的我,完全不曉得柳田哥哥在干什麽。



  柳田哥哥將手伸入我的內褲里面,用手指來回的撫弄,然後又將我襯賴呐タ

劢饪??榉懇猜讀順隼礎?



  「柳田哥哥,爲什麽要做這種動作呢?」



  我將棉被推上去,然後問他。



  「男人和女人如果相愛的話,就會這麽做。」



  柳田哥哥一邊用手搔著頭,拼命的爲自己的舉動做解釋,我則是完完全全的

搞不清楚,男人要是喜歡的話,就會對女人做出這種舉動……。



  但是,自從發生這件事之後,我對於柳田哥哥的暗戀是一點也沒有改變,功

課也愈來愈進步,周圍的每個人都非常的疼愛我。



  但是……我那幼小純潔的心靈就在那年的秋天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情景之後,

整個破碎。



  在爲十月的運動會做賽前練習時,我突然覺得身體不適,於是老師要我早一

點回家休息,所以我在上午就回家。



  可是,玄關的門是鎖著,要是母親出去買東西的話。會將鑰匙藏在入口附近

的某處,可是我發現鑰匙沒有在里面。



  我想要到柳田哥哥那兒去玩耍,可是身體不舒服想要躺下來,所以就跷過里

面通用的口進入到屋內。



  馬上就要到達我的房間,就在這個時候,最初以爲是母親在叫我,的確是有

聽到母親的聲音,而且好像是很痛苦的樣子……。



  「啊啊」還有「嗚,嗚」的聲音,而且確定是從客廳傳出來的聲音。



  我稍爲有點害怕,但是,由於好奇心的趨使,於是便偷看客廳內,從半打開

的門縫所看到的是趴在柳田哥哥的上面,正在上下搖動身體母親的姿態,二人身

上都沒有穿衣服。



  母親散亂著頭發,母親的臉一下子向前倒,一下子往後翻。



  「好舒服啊,再用力些。」



  很痛苦的對柳田哥哥說道。



  柳田哥哥則是……



  「啊啊,已經,巳經」返複的說著,從下面拖住母親乳房的抓住。



  我發覺自己的膝蓋在發抖,腦中想起柳田哥哥曾經對我說過的話



  「男人和女人如果相愛的話,就會這麽做。」



  但是……那麽,眼前的舉動,裸露著身體的柳田哥哥及母親二人是相愛嗎?



  我變得害怕起來。



  所暗戀的男人實際上最愛著自己的毋親……



  雖然是小孩子,當時的情景,以及心靈的震驚,是永遠無法忘記的。當時,

我便將肩背書包放在入口處,然後跑回自己的房間。於是,一個人縮在床上抱著

布娃娃睡覺了。



  看到放在入口處的肩背包。柳田哥哥好像馬上就了解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

有去過柳田哥哥的房間,即使是在路上碰到,也只是摸摸我的頭發,一副大學生

和小學生打招呼的樣子。



  母親可以說還是需要男人的身體吧!所以暫時需要柳田哥哥的愛,不,或許

母親爲了安慰成熟的肉體,才會和柳田哥哥有了那種猥亵的愛也說不定。



  當我半夜想要上廁所而經過母親的房門前時,常常聽到母親那喘不過氣來的

呻吟聲。



  我知道至少到我中學二年級爲止。



  他們二人繼續保有那種性交關系。



  初潮之後,我了解很多有關性方面的知識,由於興趣的緣故,曾經偷看他們

二人作愛。



  時常回想起母親的口中充滿了柳田哥哥勃起的陰莖,在螢幕光燈下,柳田哥

哥將臉埋在母親的大腿之間。



  而且,偷看著他們二人作愛的我,也在不知不覺當中變得興奮不巳,同時養

成一邊看著二人作愛的體位,一邊用自己的手指做自慰的習慣。



  當然,我知道這是不好的習慣,但是……



  尤其是母親將柳田哥哥的褲子鈕扣解開,放出那脈膊正在跳動的大肉棒時,

就會顯得非常高興的深深歎一口氣。



  「哎呀,好大啊……」一邊說著。



  一邊用一只手要柳田哥哥的臉向後擺,然後,插入自己的肛門,母親那極爲

瘋狂的樣子。



  柳田哥哥奇怪的肉棒被母親的手所摩擦,變得愈來愈雄偉,於是柳田哥哥將

手指插入母親濕潤的部位,然後開始來回攪和。



  這期間,母親一看時候到了,便將柳田哥哥的身體往後拉,要他平躺著,從

腳底下將他的褲子及內褲脫下來。



  母親手中握住巳經是堅挺粗大柳田哥哥的肉棒,於是,慢慢的來回摩擦巳經

是充血且濕潤有光澤的二片肉唇。



  柳田哥哥早就按耐不住的想要馬上插入,但是,母親在要插入膛中之際,又

將它撥出來。在裂縫上有著粉紅色光澤的小豆大的肉莖上摩擦起來。



  然後,再將肉捧往下滑,這時候的母親很舒服的深深歎著氣……



  那個時候,看到柳田哥哥一副迫不急待的樣子,全身僵硬,緊張起來,於是,

從被摩擦的肉棒頂端噴出了白色酸乳酪狀的液體。



  從那圓形陰莖的頂端噴出精液的樣子,我是第一次看到。



  「哎呀,已經射精了……」



  母親說道,柳田哥哥的肉棒巳經是變得軟棉棉了。



  「太快了,真的是不行。」



  雖然是這麽說,但是母親似乎是不死心,自己也覺得很舒服吧,不斷的擺動

腰部,終於是放棄了,於是,將柳田哥哥的肉棒擦乾淨,兩手如同是揉開似的,

開始慢慢的摩擦。



  剛開始會覺得全身酥癢,但是,終於感覺全身很舒服。



  柳田哥哥那根軟棉棉的肉棒,馬上又很有精神的擡起頭來。而且,獲得力量

的母親便將嘴唇貼在肉棒的頂喘,用舌頭摩擦整根肉棒時,它馬上又整個膨脹起

來。



  「這回要這麽做,不能先射精。」



  母親一邊說著,一邊將屁股面向柳田哥哥,一副爬行的樣子,那個姿態就像

是一條狗,令人覺得厭惡的姿式。



  但是,柳田哥哥看到母親的動作便起身繞到後面,一邊用一只手握住膨脹的

肉棒,一只手則撫摸母親皙白的雙丘,然後將自己的陰莖準備要插入母親屁股的

裂縫處。



  不過,好像是第一次插入這個部位,並不知道母親裂縫的位置,結果是插錯

了部位。



  「你在干什麽,不是那兒啦!……」



  說完。母親將手伸到後面,當她抓住柳田哥哥的肉棒時,猥亵的粘液是那麽

多且濕潤,當肉棒導入膣中時,母親的表情顯得那麽舒服。



  柳田哥哥身體向後仰,用兩手抱住母親兩邊的屁股,隨著腰部擺動,插入抽

出肉棒,母親裂縫的肉片被肉棒纏住而往上卷。



  多麽猥亵,厭惡的情景啊!



  母親眯著眼睛,全身微微的抖動,配合著屁股來回擺動,偶而也會往上翹,

一下摩擦陰蒂的上方,相反的在下面的陰莖也就愈感到舒服,柳田哥哥是到了無

法忍耐的地步。



  「這樣的話,我又要射精了……」



  說著,並抱緊母親的背部。「不行啦,安靜並且慢慢的來。」



  母親一邊說著,並將抱緊她柳田哥哥的一只手引導到乳房處,另外一只手則

要他摩擦陰蒂。



  「但是,我真的是不行啦!」



  「哎呀,再撫摸一下嘛!」



  母親一邊用力的擺動屁股,一邊整張的臉都抽筋起來。



  「啊,啊啊,已經到高潮了,太棒了。」



  說完,全身僵硬起來,同時。柳田哥哥也一定是將白色的液體射入母親的體

內了。



  於是,二人就靜靜的躺在那兒。不久,當母親深深的歎口氣時,手拿起在旁

邊的衛生紙,將屁股擡起,然後,將已經萎縮柳田哥哥的肉棒抽出,並且用衛生

紙舐擦乾淨它。



  看到這時候二人的樣子,在我幼小的心靈中起了大混亂,況且,母親也知道

柳田哥哥是自己親生的兒子,然而卻和他有著肉體關系。



  還有,柳田哥哥和我已經互相許下終身……



  三個人互相有通奸的關系,世上會有這種因果的親子關系嗎?



  我到現在爲止還不斷的怨恨自己爲什麽會有那麽不幸的命運。



  如果只有我和柳田哥哥的話,我還認爲自己有救,但是,看到母親和柳田哥

哥猥亵的姿態,我當時的心情簡直是無法形容。



  如同是畜生的舉動,這恐怕是永遠無法從我的腦中消除的。



  我的個性始終是沒有改變,進入東京女子大學後的第一年,我一個人在外面

租房子住,生活上沒有多大改變。班上的女孩子們都很公開,並且很高興的談論

她們的男朋友,以及有關性方面的事,唯獨我則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不,愈是看到這些同學的舉止,就愈讓我想到小時候那種沒有人情,猥亵

“暗戀毀滅”的回憶。



  當然,我也有喜歡的男孩子,並且對我有好感的男孩,即使是開玩笑吧!對

我來說,具有父親魅力的男人,除了那個人之外,沒有別人了。



  因此,到現在爲止我還抱怨著母親,雖然在到了二十歲,我終於非常清楚,

但是,我認爲或許是母親去引誘柳田哥哥也說不定。



  搶走我所“暗戀”的人,甚至於使我的性格變的昏暗的母親。



  我今後到底要如何去原諒她呢?



  每天早上,我搭乘擁擠的電車到學校去上課,周圍的上班族一副睡臉無聊的

看著報紙,或是周刊雜志。



  柳田哥哥也應該在這些人群當中才對,現在他是快三十歲的人了,或許已經

結婚,而且有了小孩。



  仔細想想的話,母親和自己的兒子有著肉體關系,而且可以說是我同母異父

的哥哥,如果做妹妹的我可以很高興的喊他。



  「哥哥……」



  同時,我們倆人可以有美麗的性愛關系,那是多麽棒的一件事啊。



  尤其是看到母親和柳田哥哥猥亵的性交時,的確在我體內所留有母親淫蕩的

血液。也開始沸騰起來。況且,柳田哥哥是母親的親生兒子……



  這世界上有這種事嗎?



  有句話說「事實是比小說要來得精彩」,我們的母親就是最好的例子。



  總之,在我的血液中有著令人咒罵,畜生一般醜陋的毒素可是事實。



? ?? ?? ?? ?? ?? ?? ?? ?【全文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